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黑花《身体抱恙的齐先生》

#盗墓笔记##黑花#



猛然发现忘记更新这里了,前阵子写的瞎子生贺(明明是贺文却让寿星生病😂)



≡≡≡≡≡≡≡≡≡≡≡≡≡≡≡≡≡≡≡≡



  这一波感冒来得又急又猛,黑瞎子才刚感觉到喉咙不舒服,晚上就开始肌肉酸痛。原本想说睡一觉身体会好一些,然而他却高估了自己的自愈能力,大清早就咳得撕心裂肺,鼻水直流、喉咙肿胀,似乎有点发烧,还有点畏寒。



  想靠着自己坚强意志力抵挡病魔的齐先生,被电话另一头察觉异样的解当家架去看医生。没办法,这波病毒太残暴,肌肉酸痛就罢了,腿脚居然还有点使不上力,黑瞎子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黛玉妹妹一样柔弱不堪。



  被强制吊了个水,针头扎进手背,解雨臣原本叫人安排个病房给黑瞎子,不过病患本人推拒,说这叫浪费医疗资源、不道德,于是屈居一旁摆放的临时病床,暂躺了一会。解雨臣靠在病床缘,指头搭在黑瞎子注射点滴那只手的指头上,轻轻摩挲,仿佛这样就能缓解对方身体的不适。「好了,走吧。」声音沙哑得不像话,夹杂浓厚鼻音,黑瞎子奋力撑起身体下了床,解雨臣在一旁跟着,看他脚步虚浮心里有些担忧。


  好在虽然病魔缠身,黑瞎子还能控制自己的双腿,不至于在公众场合跌跌撞撞,顺利坐上解雨臣的车。一到家就被推倒在床,解雨臣拿起棉被糊他一脸,左右两边棉被塞到身下,脚被抬起、底边折了进来,颈侧也捂得紧实紧实,整个人被卷得像是颗蛹。



  「这样才不会踢被子,多睡点。」末了,解雨臣在蛹上拍了拍,手背粘贴黑瞎子额头,微热的温度传到皮肤,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着,他拿起看了眼屏幕上的显示,转头向床上的黑瞎子叮嘱:「多休息、多喝水、多穿点衣服,我去开会,你记得吃药,不要把退烧当没事,知道吗?」见对方点点头,解雨臣才边接电话边走出门。屋里剩黑瞎子一人,什么都不能做,于是便听从解当家的指示乖乖睡觉。



  睡了一会头猛然疼起来,一突一突的抽痛,黑瞎子紧闭眼睛,等待这股不适过去,无奈左翻右滚都不怎么舒服,只好睁开眼睛,被窝里的温度飙高,他抖开被子却被冷风灌得直咳嗽,只好再把自己包得严实。感觉又热又痛,难以纾解,认命起身倒水吃药,再打开冰箱、撕开退热贴的包装,冰冰凉凉往额头一糊,不管胃里的水还在晃荡,黑瞎子躺回床上蜷缩起来,企图让热度留在原地。药效发作,不适的症状略为改善,摸了摸额头同样发挥效用的退热贴,黑瞎子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是被带了粥来的解雨臣叫醒的,对方撕去自己额头上变成常温的退热贴,温暖的手摸摸额头再摸摸脸颊,身体抱恙的齐先生听见解当家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终于退烧了,毕竟身体汗浸浸的,温度再不降实在没道理,硬被套上羽绒外套,膨成一颗球的黑瞎子,边吃着瘦肉粥,边和刚工作回来的青年插科打诨。



  听着对方胡言乱语,解雨臣才真正放下心,有心思乱说话代表身体状况还算良好,不过越说越不着调,顾不得对方还是病患,解雨臣仍用手指弹了黑瞎子的额头,再拿起勺子舀了一大口塞进他嘴里。



  「吃。」



  幸亏这粥已经放凉,否则舌头该被烫掉一层皮。黑瞎子偷偷做了个怪表情,若无其事地继续嚼着嘴里的瘦肉。



End

评论
热度(24)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