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深《三轮车》

为什么不给我发,都三次了😢

评论走一波

夏深《小动物文学》77视角

原本想等22视角写完再一起发,不过都过了一个月我还是没写💔


老福特补个档😢


***


那天夏瀚宇在客厅纠结着要换什么头像的时候,正打算去冰箱拿雪糕的李振宁路过身后,被手机荧幕上那只狗狗吸引而停下脚步,手臂撑在沙发椅背,弯下腰凑近自己。


“欸,这是妹坨吗?真的好大只喔!”


成团那晚几个人快转着看完决赛正片,家人喊话那里夏瀚宇妈妈录的影片中有两只棕黑色的狗狗,皮毛有些长,好多人说感觉冬天抱着特别暖和。


对方呼出的气息微微打在夏瀚宇耳边,让慢热的他有点不自在,虽然同在大厂数多个月,和李振宁却没有太大交集,碰面了会打招呼仅此而已,成团后几天相处下来倒还...

深明大义《坑》一样写不下去了

无预警地下起了滂沱大雨。



早上出门太过匆忙,没注意到天气预报大大的70%降雨机率,也没发觉远处乌云笼罩,赶着在钟响前抵达上课地点而忘了带伞的姚明明,下课后只得加快脚步,顶着漫天的湿气一路狂奔跑回宿舍。



在屋檐下抖了抖湿透的衣服,把垂在眼前的浏海爬梳上去,姚明明分开被水气浸染粘在一起的口袋,从里头掏出钥匙,正开了门就听到一声嘶哑的叫声,偏头一看,是他常常遇到并且投喂粮食的条纹猫,胖猫咪淋了雨,身上的毛感觉小了一圈。



“你怎么没有躲起来,湿答答的会生病呀。”



姚明明走到猫旁边蹲了下来,用同样湿漉漉的手拨拨猫胡须,条纹猫试图躲避却逃不离人类的大...

夏深《坑》写不下去了害

北京FM结束回到小别墅,几个男孩子挤在化妆间暴力往脸上搓卸妆水,李振宁清理眼妆时正疑惑怎么都擦不掉划过左眼的那条红痕时,才想起这几天似乎接近满月了。



这可真不是件让恶魔喜悦的事。



他躲在墙角,手指微微动了动,把那道长在如此明目张胆位置的印记给隐藏起来,要是不小心在公众面前暴露真实身分,逼迫自己使用还没完全熟练消除他人记忆的能力,搞不好失手就格式化,连如何爬行都给忘得干干净净。



也不知道这种状态会维持多久,已经是个成熟大人却像未成年一样容易被月圆影响而有不稳定的体征表现,区区显露印记只是最低程度的风险,耳朵突然变尖、尾巴冒出来狂甩都有可能。...



夏深《神经病呀》(双性转,虽然清水但还是加个慎入吧)

梗來自: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group/topic/140506157&dt_dapp=1


没看到有人写鸡兄弟说的那个梗,于是自己割个腿肉吧,第一次写性转,深姐果姐好辣好喜欢😳


——


抓住那个一开始对自己言语骚扰、近期变为动手动脚的蠢男人,猛地抬腿用膝盖教育他什么叫生命中不可承受之痛。


夏寒雨心想她不拧断死变态的头真是太便宜对方了。


鞋跟在楼道里踩出脆响,手指时不时把因为腿部动作而不停上缩的裙摆往下扯。最近才把惹得自己心情极差的报告弄完,无缝衔接脑残学长的纠缠,明明也没听说最近有水...

夏深《不说喜欢》

最近真的把豆瓣当老福特用,忘记放这里了😂


——


  夏瀚宇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要从男朋友那里听到一点点关于喜欢的词句,只会收获一句真的很可爱但也让人着实抓狂的“阿尼喔”,最近进度还倒退了,变成团里的口头禅“我不”,区区两个字就被李振宁打发掉。不就偶尔想听点甜言蜜语,这么简单的要求也不肯满足自己,夏瀚宇暗戳戳地想着,边在另一头看李振宁折腾手上那个奇怪的锁。不知不觉跑出镜头被何昶希揪回来,于是他晃悠到李振宁身后观察一会,看准时机后伸手按住考拉的肩膀,手臂越过对方肩颈从管栎那里拿了锁,松手时还偷偷滑过考拉动也不敢动的僵直背脊。


  怎么跟这个锁一样,死不开口啊。夏瀚宇扯了扯锁,以...

夏深《一辆车》

重发三次我真的wjby😭

终于开通ao3了,热批速速进来中暑🐺🐨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94870

竹辉《一个极其短小的日常》

翻资料的时候找到这个实在写不下去的日常,还是去年中写的呢_(:_」∠)_


  阴阳师近日似乎特别忙碌。


  原本就不常出外斗技,这几日怼大蛇的次数大幅减少,连小纸人顶着的勾玉都要积累好几天、重到快把小纸人压折了才会看到他匆匆拿走,没多久人就不见踪影。


  斗技才会上场的万年竹,本来就比座敷童子、山兔那些直面大蛇的式神还要清閒,只需要承受自家不成材阴阳师哭诉,现在更是什麽事都不用干,早早就过上养老生活。不过由于阴阳师对万年竹的喜爱,总是派遣他守在庭院,只要一回来就能看见在树下等候着自己的式神。


  一日午后,阴阳师难得出现在寮裡,抱着黑色柴犬走到化作原...

瓶邪《又一年》

#瓶邪#
#盗墓笔记#

BGM:荒山亮-就是我

第十二年,我在。
  

≡≡≡≡≡≡≡≡≡≡

  
《又一年》
  

  在那之后过了许久,久到吴邪父母已经不在,久到收到高中同学孩子的喜帖,久到头上的发渐渐花白,脸上不再透露着恣意的青春,眼睛也不好使了,看个报纸都要离得老远。
  

  这些年改变的事许多,父母走后吴邪和张起灵搬回他老家,周围的景致不是记忆的模样,很新颖、但不是吴邪喜欢的风格,他还是偏好那种旧式的建筑,温馨而亲切。庭院的树种似乎也换了,说是长得太阔有碍交通,吴邪用了几天观察外面那条路有多少车辆经过,不多不少,可他也记得那棵树长势良好、很是茂密,罩着整个院子,夏天时还挺凉爽的,确实会屏蔽到一些阳光。

 ...

食发鬼x般若《无题短篇》

#阴阳师##食发鬼##般若#

不知道要取什么名字😂😂😂
莫名觉得这对好吃,不过其实应该算两条蛇蛇的恋爱,建模里的蛇蛇好像是连在身上的不过为了剧情需求就当作牠们可以自由活动吧(ง •̀_•́)ง
  
  
≡≡≡≡≡≡≡≡≡≡
  
  
  「这不是般若的蛇吗?」食发鬼感知着窜上自己小腿的蓝色小蛇的气息,食指摩挲着牠的下巴。「怎么没和你的主人一起?偷溜出来玩啊。」

  吐着蛇信,蓝色小蛇发出嘶嘶的声音,攀在食发鬼身上的绿色小蛇从背部滑到左肩,头部靠近蓝色小蛇,看起来像是在对话,很是亲密。

  和自家蛇相处这么多年,不敢说全然知道牠的心思,但也能明白个七、八成,可是食发鬼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发展。

  「你...

1 / 3

© 鸡汁土豆泥拌匀即可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