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小邪花《怎么会是我》修正版全集

彙整+修改部分内容+简体版,再占一次tag

☆★☆★☆★☆★☆★☆★☆★☆★☆★

1.
两个人分坐沙发两侧。
右边的黑小花吃着手中的洋芋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魔性看着电视,左边的张小邪心想,刚才肯定是脑神经一抽才会把他放进来。

回想几分钟前的情况。

週六上午七点整,吱喳的麻雀披着金黄色阳光站在电线上,偶尔跳起来转身换个方向看风景。赖在床上的张小邪一点也不想起身。为了赶论文,他连续好几天都熬夜熬到两三点才睡,昨天终于把论文完成寄给教授,今天打算一鼓作气睡到下午三点再起来吃下午茶。

「叮咚——」
谁啊,大清早跑来按门铃。张小邪没有理会,棉被盖住耳朵选择做隻鸵鸟。
「叮咚——」
外头仍努力不懈地戳着门铃,一下一下还算规律,张小邪意识越来越昏沉,渐渐跌入梦乡。
「叮咚叮咚叮咚——」
踩空般抖了一下,张小邪睁开眼睛,掀开棉被,连拖鞋也没穿,直接走到客厅,开了锁大力打开门,准备给那个嫌命太长的傢伙喷一句铿锵有力的髒话时,外面那个嫌命太长的傢伙突然扑了过来,先发制人大喊一声:「麦当劳欢乐送!oh my dear你没穿上衣耶。」还趁机摸胸肌腹肌背肌,吃了个鲜嫩豆腐。

dear你麻痺。摸你麻痺。张小邪用力把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推出门外,正要速度关上门时另一边传来抗力。双方僵持不下,张小邪力气一收退后一大步,外面的人勐然跌到他脚边。不理会地上那人哎呦哎呦地抱怨,大清早闹这齣让张小邪睡意全消,只好进厕所洗漱,开始今日生活。

地上的黑小花爬起来把鞋柜上的早餐提进来放到桌上,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不然现在早餐应该烂成一团变成厨馀。抓起沙发上一个抱枕护在胸前,黑小花缓慢地靠近厕所,却被镜子反射出卖,两人四目相交,黑小花阳光开朗的笑容换来眼前碰地阖上的门。
「今天早餐吃肉排吐司加蛋跟米浆呵,」黑小花停顿一下,想到刚才张小邪没穿上衣,又说:「要不要我帮你拿衣服?」一番好意没被接受,裡头水声淅沥沥,就是没有人声回覆。黑小花只好摸摸鼻子回客厅吃他自己那份早餐。张小邪听着脚步声远去,镜子反射脸上复杂神情,低头闭气捧水洗脸。等到张小邪出来,黑小花已经吃掉一半吐司,塞得鼓鼓的脸颊像储食的仓鼠,偏头看他的表情从一脸无辜到兴奋还挥挥自己的爪子,张小邪停顿一下,快步走向房间,沙发上的黑小花有点小遗憾地在脑内重播刚才的场景。

终于套了衣服的张小邪把零钱放在桌上,才坐到沙发另一侧吃早餐。
「干嘛坐这麽远?我又不会吃人。」黑小花挪动屁股靠近,张小邪起身坐上沙发扶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怕对方话都不说就把他踹倒在地,黑小花坐回沙发最角落,抓着遥控器切换电视频道。
转到新闻台时正好播放趣味的动物影片:小猫咪啃着大猫咪的尾巴,大猫咪屡次制止却毫无效果,最后把小猫咪抱紧处理,配上字幕「看你还敢不敢作怪」。
黑小花笑出声。「如果是你,我早就被踢出窝了吧,刚刚连扶我一下都不肯。」
「那是你自作自受。」张小邪抢在对方开口反驳前又说:「多大了还要别人扶,是不是要说『痛痛飞走了』?」
黑小花无言以对,脚缩到沙发上,抱着抱枕,手臂环着腿,怎麽看都像个受委屈的孩子。

沉默在空气中爆炸,四散的粉尘挤进喉咙,把所有该说的必须说的话通通堵在胸腔腹腔裡,播放中的综艺节目每一秒都是搞笑桥段,分坐两侧的两人,距离似乎更加遥远。

张小邪率先打破尴尬气氛,丢掉手中的垃圾,起身走到厨房,从橱柜裡拿出一包洋芋片,再坐回沙发,放到两人之间的空位,像是一座桥樑。起初黑小花没有动作,电视看着看着,一会儿才把洋芋片抓过来打开包装。

没多久就看到黑小花吃着零食,不时伸手拍着沙发,笑得花枝乱绽。张小邪喝着米浆,陪身旁这个外人眼中的男神,他心中的男神经病,看着节目裡主持人恶搞来宾,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

这值得纪念的一幕,黑小花没能捕捉,在他大笑之间被揭了过去。

☆★☆★☆★☆★☆★☆★☆★☆★☆★

2.
趁着进广告的空档,张小邪抽张卫生纸给黑小花擦擦手指。明明冷着一张脸,却总能在小细节中感受到他的温暖。黑小花笑着道声谢接过卫生纸,把剩下的半包洋芋片用密封杆封起来,放进桌上的小置物篮。
「干嘛不吃完?」张小邪看黑小花走到厨房洗手,倒了一杯水走回客厅。
「刚吃完早餐又没有很饿,只是嘴馋,而且是你拿给我的,不吃多浪费你的一番好意啊。」
前面是挺合情合理,后面那句歪理张小邪懒得和对方辩论,回房打算开电脑来玩。黑小花转身趴在沙发椅背,边拍打边对张小邪说:「拿笔电拿笔电!」
「……你的不是带回去宿舍了?」张小邪一看还真的在书柜,抱着笔电出来,黑小花接过后放在抱枕上,按下开机键等一会儿输入密码,跳出来的桌布是电脑内建海景照。
张小邪手上那台则是他各个角度的照片拼成的九宫格,最中间是一颗火红火红的手绘爱心。二话不说打开资料夹把所有他的照片删除,并且把桌布换成和他电脑同一张海景照,黑小花想阻止都来不及,只能再次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有备份在手机、网盘跟随身碟裡。换回电脑,黑小花挂上通讯软体,讯息一个接一个跳出来。
「给我当桌布又不会少一块肉……话说你室友们是不是明天晚上才回来?」听到张小邪肯定的回覆,黑小花满怀欣喜地说:「那我今晚要来这边住。」
「驳回。」
开心到一半就被对方打断,黑小花埋怨道:「为什麽?又不会打扰其他人,我室友们也出去浪了,咱俩住一起比较不孤单嘛。」他拍拍胸脯。「你也知道我不会打呼的,再说这样你就可以睡到自然醒,不用起来帮我开门。」
又一句歪理,张小邪腹诽。你是不会打呼,可是会整晚抱住我。况且要不是你这麽早来找我,接下来的事会发生吗?
这些话在对方充满期待的眼神下被留在张小邪心裡,无奈之馀只好同意,而对方得寸进尺地挪动屁股缩短两人距离,笑得像隻偷吃到鱼的猫。

两个人各自做各的事,忙碌中时间过得飞快,直到咕噜声透过空气中介质的传递进入耳裡,张小邪才意识到已经到了饭点,馀光瞥见黑小花因羞赧而微红的耳朵,张小邪伸出手弄乱对方的头髮,惹得对方更加不好意思,恼羞成怒地搔痒对方的腰。一番打闹后,两人收好笔电带着钥匙,去吃附近餐馆的饺子。走进店裡遇上张小邪系上的同学,一群人招招手要他们过去一起吃饭,黑小花乖巧礼貌地向学长姐们问好。
点的饺子很快就上桌,黑小花拿了竹筷拆开包装递给张小邪,张小邪接过筷子把他和黑小花盘裡的饺子交换几颗。
一位学长笑着说:「哎呦真是好基友!」黑小花露出腼腆的笑容,张小邪一样没做任何反应。
一旁的学姐拍了下那位学长的肩膀。「别乱来,明天可是要联谊的,把人凑成对,我们女孩儿怎麽办?」在她旁边的学姐笑出声,拨了一下长髮,眼神不断飘过来张小邪这裡。
黑小花夹了一颗正要塞进嘴裡,听到这话看到这场景,手一滑饺子掉回盘裡,随即又夹起加快速度吃掉。几个人说说笑笑讨论联谊的行程,黑小花只是低头默默地吃,一下子就淨空盘子,擦擦嘴向学长姐抱歉一笑,说他下午还要去社团帮忙活动,同时拒绝他们的联谊邀请,留下饭钱立即起身离开。

张小邪看了眼仓促离去的黑小花,没有加以解释,也不参与讨论,继续吃完盘裡那三颗对方点的口味的饺子。

晚上,黑小花没有依约到张小邪那裡,而张小邪家裡的笔电已经被带走,他看了没被带走的半包洋芋片,心裡想着,明明就有偷偷拷贝钥匙,却硬是要狂按电铃恼人清梦。说好要来,枕头棉被都拿出来了,结果电话不接,讯息只回覆一则:

社团还有事要忙,不吵你了。明天有联谊记得别睡过头,早点睡呦:)

该拿这个孩子怎麽才好?这个问题张小邪多年下来仍是没有找到解答。

☆★☆★☆★☆★☆★☆★☆★☆★☆★

3.
几个同学抱着装有要贴在公佈栏的宣传单的袋子,手上拿着胶带剪刀。远远看到黑小花走了过来,大声说:「花花来帮忙一下!」自从加入戏曲研究社后,就被安上这个诡异的绰号,他快步跑过去,接过同学怀裡的袋子,抽几张起来递给他们,分工合作把传单贴好。

「六号戏研成发,欢迎参加。」几个人沿路给经过的同学发小传单,黑小花笑着把手裡的传单递给红着脸跑过来的女同学。
「以前从来没有人主动来拿,花花你出来大家都抢着要。」一男同学做西施捧心貌,招来众人拍打。
「好了好了继续发传单,其他的先把东西搬过去。」几个女同学站在中廊,包括黑小花的几个人上楼进到社团教室,把纸箱一个个搬到会场,途中黑小花的手机响了几次,可是手裡都是东西不方便接,只得先搁着不理会。

搬完后黑小花被分配到清点的工作。检查到一半拿着扇子摆起姿势,用气音唸了几句戏词,轻叹一声,手无力垂在身侧,把扇子又放了回去。小时候,张小邪会陪着黑小花练习,在旁边静静地看、静静地听,每次黑小花在台上表演,都能看见张小邪坐在最前排。上高中之后,黑小花对张小邪的感情开始变质,两人相差两岁,等黑小花发现时,张小邪已经面临大考压力,他只能尽力克制自己,不去打扰对方,并且立志考上和对方同所学校。之后或许是他表现得太过明显,又或许是对方扩大了交友圈,黑小花察觉张小邪逐渐疏远自己。想这些烦心事心情越发低落,黑小花打起精神继续检查道具与装备,突然想起刚才有人打电话过来,他掏出手机,正好传来一条讯息。

是张小邪。黑小花点开一看:什麽时候过来?

带点小激动地噼哩啪啦打着字,按传送键前,停顿一会儿又全部删除。「明天有联谊记得别睡过头,早点睡……天知道我根本不想让你去联谊。」最后传出去的讯息,让他更加鬱闷。该拿这个傢伙怎麽办呢?黑小花想破脑袋也得不到结论。
晚上黑小花回到宿舍,洗完澡躺在床上盯着戏研社的讯息不断跳动。张小邪的头像灰暗着,显然不在线上。

「晚安。」黑小花有些失落地把手机放到桌上,翻身面对牆壁。

***

週日上午七点,黑小花再度站在张小邪宿舍门口,手指抵在门铃上却迟迟没有按下去。喀哒一声,刚洗好脸的张小邪突然从裡面打开门,黑小花有些错愕,随即反应过来,提起手裡的早餐递给他,挥挥手转身离开,脚下却一个踉跄,被张小邪一把抓住,造成脸与胸膛的亲密接触。鼻尖好闻的气味让黑小花微微恍神,不敢多加留恋地快速站直身体,抱歉一笑说:「不好意思,刚才突然卡了一下。你不是要去联谊,怎麽还没出门?」背着良心说完,简直想掴自己一个巴掌。
张小邪抓着黑小花的手还没鬆开,直盯着他看,看得黑小花越发侷促,忍不住想开口时,张小邪说:「烧肉。」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黑小花满脸疑惑。「我是为了要吃新开幕那间烧肉。」
「才去参加联谊?」黑小花帮他补完后续,忍不住吐槽说:「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吃货?」

虽然理由令人无语,却也不得不承认黑小花的心情瞬间开心地回到云端,他兴奋地扑上前,把张小邪扑进门裡。艰难地维持平衡,张小邪弹了下黑小花的脑门,对方吃痛地哀怨抬眼看着他。
「你要不要一起去吃?」揉揉刚才被他弹红的地方,张小邪问。
「好……不对,我昨天拒绝学姐,今天再去会不会不太礼貌?」
「不会,她们叫我说服你一起来,几个学妹等着和你共谱浪漫恋曲。」
「哇,你这话说得我都起鸡皮疙瘩了。」黑小花搓搓手臂,从张小邪口中说出这麽噁心的词句真让人不太习惯。「好吧,既然我们阿邪哥哥这麽想要吃烧肉,也诚心诚意地邀请了我,我就捨命陪君子,和你一起去囉。」

两个人坐到沙发,张小邪吃着黑小花买的早餐,黑小花吃着张小邪递给他的昨天那包洋芋片,魔性的笑声充斥早晨,一如既往。

☆★☆★☆★☆★☆★☆★☆★☆★☆★

4.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张小邪进房换衣服,关门前黑小花挤了进去,冲到衣橱抓出黑色T恤塞给张小邪,趁对方把他丢出去前赶紧逃跑,不料屁股还是被偷袭,转身对张小邪扮鬼脸吐舌头。

两人到达时大伙已经开吃,昨天那个明显对张小邪有好感的拨头髮学姐挥挥手让他们过去。坐定之后对面的学姐突然说:「阿邪,你们两个穿同款的衣服啊?」
黑小花脑子裡刷着弹幕「计划通——」、「我是故意的——」、「看到了就不要和我抢男人——」,嘴上却说「试穿的时候觉得版型挺好看的,顺便买了一件给哥。」
拨髮学姐笑笑说:「很适合阿邪呢,质感看起来也不错,我可以摸摸看吗?」得到张小邪的同意后,伸手用手指搓搓张小邪的衣袖。「很舒服耶,在哪间买的啊?」
黑小花倾身对学姐说:「我忘记了,不过印象中它们只有男生的衣服,版型不适合女生。」
「哦!光顾着聊天都被她们吃光了,」拨髮学姐对她几个姐妹皱皱鼻子,夹了几块肉给张小邪。「这是我烤的,吃吃看吧。」
六个人一个炉子,黑小花的位置分到另一个,全程看张小邪烤肉学姐夹肉,听女生问问题问得颇为起劲。这边都是自个儿来、没人服务,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黑小花默默烤肉吃肉,其他几人他不熟,熟人都忙着和异性打交道,他旁边的学姐虽有意聊天,可没说几句又接不下话结束话题,不久就放弃交谈,转为和对面学长抢肉吃。
黑小花心不在焉,导致张小邪把装着冷饮的杯子贴在他脸颊时,被着实吓了一大跳,还呛到口水。「咳咳……咳!干嘛啊你!」
「烤成这样,也不怕中毒。」张小邪跟刚刚和黑小花聊天的学姐互换位置,夹几片肉放在炉子上烤。拨髮学姐看起来有些尴尬,不过很快恢復心情,继续微笑聊天吃东西。
张小邪烤肉技术明显比黑小花好上千万倍,张小邪这种简直可以直接开店做生意,黑小花的有熟却熟过头,根本不确定能不能入口。不用自己动手,黑小花也乐得让张小邪忙碌,不过还是很有良心,经常贴心喂食对方,确保他有吃饱。旁若无人的动作无意间闪瞎多双钛合金眼。

吃饱喝足,大伙转战到自行车步道骑双人协力车,还规定要一男一女,拨髮学姐自然是找她一直想拿下的张小邪。另一个学姐过来邀请黑小花,却被一通电话打断。
黑小花笑着道声歉,走到旁边接起,脸色却越发凝重,还惊呼一声。挂断电话跟负责人打个招呼便快步离去。刚才拒绝拨髮学姐的张小邪牵着单人脚踏车,看着再度仓促离去的背影,犹豫着要不要传封讯息关心。

还是别打扰他吧,张小邪打消念头。

***

黑小花来到医院,病房外站了几个戏研的社员。刚才接到社长的电话,说主演的学姐出车祸伤到腿,休养几个月跑不掉,更别说要上台演出了。偏偏适合的人选不是退社就是去实习,其馀大多都是新手。但这个节骨眼不能过于要求。
「更动一下,A演原本花花那个淘气小丫鬟,哀怨小姐花花你顶上,今天大家都留下来排练,务必在演出前熟练,辛苦了。」社长做出最终决定,叮嘱受伤学姐一定要好好休养,大伙风风火火赶到会场,把握所剩不多的时间排练。

☆★☆★☆★☆★☆★☆★☆★☆★☆★

5.
因为排练的关係,两人没什麽机会见面,张小邪提着手中的去冰饮料,来到会场就听到黑小花哀怨的声音,虽然之前有听说剧情非常虐心,但亲临现场后才明白「非常」的程度,看黑小花眉头皱成这样,都不禁替他担心会不会形成永久性皱纹。张小邪坐在台下,像小时候一样静静看着黑小花练习。此时,拨髮学姐不知为何也突然到场,坐到张小邪旁边。
一直没有注意台下的黑小花,像雷达侦测到敌人入侵般看过去。正演到小姐被无情负心汉狠狠抛弃的桥段,黑小花表现得比前几次来得好,把小姐的哀伤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一幕结束后,社长让他休息一会儿,还直夸他今天状态特别好。拨髮学姐走到台边,笑说她虽然听不太明白台词,却也被那哀怨的声音感染地快要哭出来了。殊不知就是因为她的缘故。

黑小花拿起水瓶喝一小口水润喉,张小邪把手中饮料递给他,不过被拒绝了。「为了演出不出差错,我要避免吃刺激性的东西,谢谢你的好意。」说完马上转身,和社员们讨论刚才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坐回原位的张小邪默默喝着这杯被拒绝的饮料,心裡想着滋味好像有点苦涩,幸好没给他喝,那个人喜欢甜一点的东西。

台上黑小花心裡难受至极,这个桥段更重重加深他心裡的不愉快。今日的排练终于结束,他深呼吸吐气,平復自己的情绪。刚才忍住不去看台下,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不是还待在一块?
收拾好东西走出会场,黑小花便看到张小邪倚着柱子滑手机,感觉到他的视线,对方抬头看着他。
黑小花愣了一下,他没有想过张小邪会一直在这裡等。「你怎麽还没回去?」
张小邪把手机递给黑小花,萤幕上是卖相好看的咖哩猪排饭。「打工的工资发了,一起去吃,我请客。」
「请客?」
「刚刚你消耗很多能量。」
还不是你跟别的女人⋯⋯黑小花在心裡默默吃醋,张小邪双手捧起他的脸,拇指轻轻扫过他的黑眼圈。
「干嘛啦⋯⋯」黑小花摇摇头甩开,倒退一步,气氛略微尴尬。

「让我花钱,最近手有点痒。」
「⋯⋯败家子!」黑小花抢走他口袋裡的钱包,在他面前晃了晃,见对方伸手来拿,赶紧藏到背后。「既然你都这麽说了,我就#%*%^⋯⋯!」张小邪捏住黑小花的脸颊,出力往两旁拉,后面的话通通溷杂在一起。黑小花挣脱魔爪,把钱包丢回去给张小邪。
「痛死了!」说完给张小邪一个肘击,不过被挡了下来,让他气得牙痒痒。「我今天一定要吃垮你!」

充满斗志的话,换来张小邪怀疑的眼神。然而最后,黑小花没能完成宏大的志向,猪排虽然好吃但份量太大,张小邪还帮他吃了一些饭。两人走回学校,到操场散散步消消食,黑小花边哀嚎边迈开脚步,还叫张小邪推着他走。张小邪故意戳着他的腰,看对方回头瞪他的小眼神。

黑小花恢復元气,张小邪心情也变得明朗。走了几圈肚子舒服许多,黑小花跟着张小邪回到他的宿舍,抢走钥匙、快步进门、上锁,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站在裡面偷笑。突然喀哒一声,张小邪手上拿着备用钥匙。

不久后屋子裡传来黑小花的求饶声。

No zuo no die(๑⃙⃘·́ω·̀๑⃙⃘)

☆★☆★☆★☆★☆★☆★☆★☆★☆★

6.
六号,戏曲研究社成果发表会。

成员们上好妆等待上场,几个人躲在舞台侧边偷看,不看还好,一看心情就开始紧张起来,缩回后台从这端走到那端,手裡捏着台词加紧背诵。担任主角的黑小花玩着手机,手指飞快点击萤幕,看起来游刃有馀。

「走囉!」
开演时间一到,成员上场。热烈的掌声反应出观众们的支持,台上的演员各个卖力演出。张小邪坐在台下第一排,备好相机记录黑小花这次的表演。之前饰演哀怨小姐的受伤学姐,拄着拐杖努力来到现场,同样坐在最前排,看着学弟妹们认真的表现,时而用手机拍照。
黑小花上场一段时间后,不少女孩子都拿出纸巾擦眼泪,旁边屏幕滚动着字幕,搭配音乐及黑小花婉转哀怨的声音,紧紧抓住每个人的情绪,为之动容,停下按着手机拍照键的动作。谢幕时掌声雷动、叫好声不断,几个同学很有心地上台献花,社群网站上的照片影片转发分享量不断攀升。


成发顺利结束,生活再次归于平澹,不过几个剧中出色的演员走在路上常被行注目礼,甚至被当众告白,连有伴侣的也不例外,这就让人不太习惯了,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些饭局联谊,平日休閒活动邀约更是大大增加。再度拒绝同学的热情邀请,黑小花赶在上课钟前进到教室,几个比较熟悉的朋友投以羡慕又同情的眼光,要知道黑小花吸引的不只异性,同性之间也有不少人想和他认识认识,身为当事人的黑小花只能无奈笑了笑。

黑小花企图黏着张小邪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打扰,不过两个人年段不同专业不同,交友圈也没什麽交集,只有饭点时张小邪才能掩护他,平时不是躲在宿舍,就是找教授认真学习,多亏那些人,黑小花这阵子吸收不少知识,整个人智商提高一个水平。

幸好没多久后换成另一个社团成发大成功,群众转移关注对象,真正还给戏研社的社员们平静的生活。

☆★☆★☆★☆★☆★☆★☆★☆★☆★

7.
黑小花这边风平浪静,张小邪那裡却掀起滔天巨浪。事情发生在连假前,地点位在人来人往的教学楼中廊,拨髮学姊丢了一颗大直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带任何犹豫地在众人的见证下告诉张小邪,她喜欢他,甚至很善解人意地给他考虑时间,连假完再回覆,笑着对他挥手后,转身和朋友边走边讨论接下来要去吃什麽甜食。
张小邪的朋友脸上挂着坏笑,用手肘撞他的肚子。「哎,被外文系系花告白可爽了呦。」

这麽轰轰烈烈的事怎麽可能不被公开在社群分享?黑小花看着同学拍的告白场景,心情复杂,要吃醋又没这个资格,要祝福两人也没那个肚量,只好默默自己坐火车回家,第一次没和张小邪一起返乡。被丢下的张小邪直到吴邪打电话给他,才知道黑小花先一步到家,可是也不能再更改时间了,只好照原订时间,隔天再回去。
偷跑回家,讯息不回,电话不接,人也不见,黑小花用尽一切心力避开张小邪,连假第一天吃完中饭马上又坐车到学校,找了一个要忙活动的藉口,匆忙赶去火车站,这时张小邪才刚出站坐上公车,两人就这麽硬生生错过。等到张小邪到家,才又发现自己被放生了,费尽一切心力才忍住不把心裡骂的髒话付诸行动。吃完晚饭,张小邪试图联繫黑小花,可想而知以失败收尾。

手机传来震动,张小邪拿出一看有些失望不是黑小花,是拨髮学姐的讯息:「我到家囉~你到家了吗(❁´ω`❁)?」
吴邪从后面经过不小心偷看到讯息内容,大吃一惊。「儿子你⋯⋯交女朋友了?!」
张小邪给对方回覆单字「嗯」后立刻删除讯息,他摇摇头说:「只是讲过几句话。」返回主画面,桌布是黑小花笑得灿烂的照片。
「又是偷拍?」吴邪弄乱张小邪的头髮。「尽做这些偷偷摸摸的事,喜欢就坦荡荡地说嘛,简直比你爸还要闷骚。」
沙发上盯着电视机的张起灵转头看向吴邪,眼神传递夫夫间的特殊暗号,吴邪尴尬笑了笑,拍拍儿子的头。

是啊,没什麽好隐瞒的。当初是为了让黑小花能够多接触不同人群,才刻意表现得不在乎,但黑小花就算认识了其他人,还一直都追着他跑,总是黏着他。

夜裡,张小邪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黑小花。

是时候了。

***

一个人在宿舍无聊,无聊就会胡思乱想,胡思乱想就会难过。黑小花到学校健身房,热完身带着耳机站上跑步机,用运动让自己脑袋放空。放假期间没几个人留在学校,人烟稀少,耳裡的音乐渐渐盖不过越发粗重的喘息。脑海画面不停回放,明明不在现场却宛若亲身经历,黑小花调快速度,外人眼中看来像在挑战身体的极限,旁边也在跑步的男女露出佩服的神情。

别想了。她开口自信地说出喜欢。别想了。他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听着。别想了。他们站在一起,真的很登对。

喘息声嘎然而止,喉咙被哽住般难受。

他或许会同意和她交往。他或许会帮她买早餐。他或许会和她到处旅游。他或许会和她发生争吵但很快就会和好,毕竟他是个温柔的人。


他会对她倾注所有温柔。


按下减速钮,调整成慢走的节奏,黑小花轻轻呼着气。

连假怎麽这麽长。他心想。

☆★☆★☆★☆★☆★☆★☆★☆★☆★

8.(完结)
收假前一天,张小邪回到宿舍,把行李裡的东西归位后,传讯息给黑小花,提着从家裡带来的吃食去找他,边走边等对方回覆,左边肩膀突然被点两下,他转头没看见人,右身后却爆出笑声。
「太好了,恶作剧大成功!」拨髮学姐双手比V字放在脸颊旁,正妹配上可爱动作,路上几个提早返校的男同学都一扫先前的鬱闷。张小邪没做任何回应,拨髮学姐收起心中的小失望,跟着他走在开满阿勃勒的道路。风微微吹过,她伸出手接住飘落的金黄色花瓣,再放到张小邪的头上,看着对方一脸面瘫,头顶着小花瓣,她拿起手机,摄像头对准他。按下快门时张小邪的表情有些奇怪,一抬头拨髮学姐就看见黑小花从教学楼走出来。

对到视线的瞬间,黑小花拔腿就跑。张小邪快步追上去,拨髮学姐被留在原地,叹气说道:「果然就是没机会了。」

前几天的自暴自弃还是有用的,起码黑小花能让张小邪追逐好一阵子。两个人一路跑,跑过其他系所的教学楼,跑过大门紧闭的礼堂,跑过被盛开小花圈着的水池,跑过一个又一个放慢脚步、唯恐被波及的无辜民众。

奔跑时气流刮过脸颊,眼睛被吹得乾涩,喘息声越来越粗重,小腿肌开始痠痛,身后的脚步声越发靠近,但黑小花已经没有力气再迈步,终于在操场旁的树荫下被张小邪抓住手臂。

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带着灼热的温度,张小邪抹去黑小花鼻尖冒出的细微汗珠,对方眼神不断闪躲,张小邪手掌托着黑小花的脸颊,闭上眼睛微微倾身,甫靠近的那刻,黑小花别过头,张小邪盯着他,时间久到让受注目者的耳根越来越红,叹口气收回手,但仍抓住对方手臂。
「黑小花,」张小邪极少叫对方全名,这一说,终于让黑小花将焦点放回他的脸部。「我们谈谈。」

树荫下,操场周围的石椅,黑小花一脸尴尬。张小邪状态特别奇怪,忘记吃药似的,一本正经地说要和他谈谈,却沉默了将近十分钟。正当他忍不住想开口打断沉默时,张小邪突然说:「十年。」
摸不着头绪的黑小花偏头看向张小邪,对方看着天空的目光中带着热烈情意。
「什麽?」黑小花心跳有些加快。
「扣掉大你的三年、懵懂不确定是不是喜欢的九年,确认我喜欢你的心情正好十年。」

一字一句说得特别清晰,加上数据佐证让整段话听起来更有撼动人心的力量,黑小花爆红了整张脸,动动嘴巴想说什麽却什麽也没有说。告完白的张小邪满腔满腹的澎湃情意总算是满溢出来,小指勾住对方的小指,突然又改口说:「不对,已经是『爱』的程度。」

黑小花简直快燃烧了,这个画风不太对,闷骚的人说起情话根本让人无法招架。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便听到身旁的人浅浅的笑声。他稍微平復跳动过度的心脏,突然想起告白回覆这件事。
「在你回去的那天晚上,我就传讯息拒绝她了。」张小邪说道。「她能理解,也把我们之间的关係定义为朋友。」他转头看着黑小花。「对不起,让身为男朋友的你伤心了。」
会心一击,黑小花好不容易平復的心脏又加速跳动,有些脑羞成怒地骂着张小邪,被骂的人脸上难得地露出笑容。

确认关係后,主动出击的人变成张小邪。早上站在宿舍外面等黑小花下楼,中午带着他到处吃香喝辣,下午喂食小点心,晚上带他回自己的宿舍亲自下厨,空閒时间和他四处走走,倾尽所有温柔,小情侣的生活甜如蜜,所有黑小花曾经幻想过的情节全部上演。而且坦白后的张小邪也变得更加热情了,三不五时来个亲亲搂搂抱抱,晚上更是⋯⋯嗯,你我心知肚明。


不过彆扭的小情侣偶尔还是会怀疑自己,为什麽会被对方喜欢上惦记上呢?

「林子这麽大,鸟这麽多,你喜欢的人怎麽会是我?」某天晚上睡前黑小花这麽问。
「因为TA最可爱。」张小邪手不规矩地摸上对方不可描述的地方,被严厉斥责并收穫老牛忙的称号一个,张小邪眯起眼睛,接下来便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快散架的黑小花在意识模煳时,隐约听到张小邪说了些什麽,但还没听清就敌不了睡魔,眼睛一闭跌入梦乡。待隔天起床,这件事被忘得一乾二淨,小情侣照样嘻笑打闹,竭尽所能让旁人的钛合金眼被闪瞎,可喜可贺L(´▽`L )♪

End。

☆★☆★☆★☆★☆★☆★☆★☆★☆★

全文一万字左右,正式完结∠( ᐛ 」∠)_

评论
热度(13)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