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瓶邪《又一年》

#瓶邪#
#盗墓笔记#

BGM:荒山亮-就是我

第十二年,我在。
  

≡≡≡≡≡≡≡≡≡≡

  
《又一年》
  

  在那之后过了许久,久到吴邪父母已经不在,久到收到高中同学孩子的喜帖,久到头上的发渐渐花白,脸上不再透露着恣意的青春,眼睛也不好使了,看个报纸都要离得老远。
  

  这些年改变的事许多,父母走后吴邪和张起灵搬回他老家,周围的景致不是记忆的模样,很新颖、但不是吴邪喜欢的风格,他还是偏好那种旧式的建筑,温馨而亲切。庭院的树种似乎也换了,说是长得太阔有碍交通,吴邪用了几天观察外面那条路有多少车辆经过,不多不少,可他也记得那棵树长势良好、很是茂密,罩着整个院子,夏天时还挺凉爽的,确实会屏蔽到一些阳光。

  不变的事也一堆,胖子仍然怀着一颗想要云游四海的心,修整几年又收拾行李四处旅行。虽然有找到接班人,但解雨臣在商场上仍是叱咤风云,不减解当家年轻时的威风。黑瞎子还是挂着那副墨镜,烟酒照碰、玩笑照开,他的岁数长,这几年更迭算不了什么。大家日子过得一样平凡。
  

  这么多年过去,吴邪和张起灵的感情还是好得让几个好友称羡。这天窗外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吴邪睁开眼看见张起灵缩在被窝面朝向他,感觉到他有动静还伸出手臂拦着他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搂紧。早些年两人染上赖床的恶习,准时在早点时清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和时下年轻人一样一餐当两餐吃,吴家两位长辈还在世时可是念叨好久才让他们忍痛改掉这个习惯。吴邪抬手掀着张起灵的眼皮,强迫对方迅速清醒,接着扒开还赖在腰上的手臂,扯开棉被下床洗漱,路过张起灵脚边时还戳了他脚底板两下,妄想赖床的老张只好狠下心来抛被弃枕,跟在打着哈欠的老吴身后进厕所。就这么丁点大的空间,一次挤了两个糟老头,只能手臂挨着手臂,吐个漱口水都可能要溅到对方,吴邪手臂伸直拦着张起灵,让他离远一点。

  洗漱完张起灵要出门买早餐,他抬头看了看,雨丝细得几乎感觉不到,不以为意地戴上兜帽就出门,吴邪拿着伞走到玄关只看到阖上的门板。

  「老张今天嘴馋得很啊,走这么急。」把伞挂回原来的位置,吴邪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显然不能太过轻视这场毛毛细雨,张起灵还没走到店家,雨势骤然增大,整个人像是跳进池子般没一处干,他赶紧买完早点、速度冲回去,快到家时看到吴邪撑着伞小跑步出来。两个人紧紧依偎着躲在伞下,却还是有大半身子被雨打湿。

  「这雨连个预警都没有就哗地下了这么大,你赶快去洗热水澡,衣服我拿啊。」把张起灵推进浴室,吴邪关上门后回房拿干净的衣服。再回到浴室时里头有了滴答的水声,把衣服放到架上,自己也换下湿掉的裤子。

  张起灵洗好出来又被塞了一杯热茶,两人捧着马克杯窝在沙发,窗外的雨下个不停,哪儿都不能去。

  「气象报告说下礼拜四才会放晴。」吴邪啃着包子,递了一个给张起灵。「衣服又要晾不干了。」

  「用烘的吧。」张起灵拿起遥控器转了频道,随便停在一档旅游节目。

  吴邪定睛看了一会,手肘撞了撞张起灵。「欸,这里是不是去过?」稍微思考一下,又笑着说:「那时候可危险了,差点交代在那里。」

  张起灵抽了两张纸巾,一张自己捏着,一张替吴邪擦擦嘴角的油渍。

  「现在的日子多好,平常养些花花草草,两个老头子相依为命。」电视里传来狗叫声,吴邪偏头看向张起灵。「你说我们要不要养只狗啊?要是遇到歹徒私闯民宅,也有只恶犬可以吓唬他?」

  张起灵摸摸吴邪的头,眼睛盯着他。「有养一只了啊。」

  「老张啊,都到这个岁数,认知能力难免出了问题,我能体谅。」吴邪反摸回去,两个年过半百的老男人一下子回到三岁稚龄。

  

  但不能轻忽剧烈的天气变化,更不能高估自己的免疫系统。那天淋的雨让张起灵卧病在床,喉咙发炎还有点低烧,鼻水直流到卫生纸都不够用。吴邪拧干毛巾替他擦擦身体、降降热,再从冷冻库里拿出退热贴敷在他额头上。

  「以后出门不管有没有下雨都要记得带把伞,手机也是啊,起码能打电话叫我送。不要以为自己还是年轻人,岁数起码比我大两轮,怎么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吴邪坐在床边不停念叨,手边摸张起灵的脸颊、脖子。「好啦,你先睡个觉吧,等起来的时候应该就退烧了。」说罢起身要把毛巾拿去洗,却被张起灵捉住手臂。

  「我去洗毛巾,张老头你乖一点。」把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塞回被窝,吴邪轻拍棉被看张起灵闭上眼睛。

  就如气象预报说的,雨持续下了几天就放晴,在躺椅上盖着毯子小憩的吴邪,被从云层中穿透的阳光照得醒来,他瞇着眼,光照得金闪闪的灰尘在空中翻飞,老吴打了个哈欠卷起小小的气流,坐了一会散散睡意,起身到房间看看床上的老张。

  幸好感冒不算严重,休息过烧就退了。吴邪撕掉退热贴时,张起灵正好睁开眼睛,朦胧间在吴邪的掌心蹭了蹭,难得看到对方这么孩子气的模样,吴邪忍不住露出笑容,捏了捏张起灵的右颊,轻声喊他起床。

  

  后来他们还是认养了一只狗,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只是一般的土狗,年纪不老也不小,伴在他们身边十余年正好,脸看起来有些呆,但实际上既聪明又乖巧,很得吴邪的缘。他们的生活从两个老头摊在沙发上,变成两个老头和一只狗到公园散步玩耍,偶尔会去爬爬小山丘锻炼身体。

  

  日子依旧过得不咸不淡,他们相互陪伴。

  
End

评论
热度(9)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