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食发鬼x般若《无题短篇》

#阴阳师##食发鬼##般若#


不知道要取什么名字😂😂😂
莫名觉得这对好吃,不过其实应该算两条蛇蛇的恋爱,建模里的蛇蛇好像是连在身上的不过为了剧情需求就当作牠们可以自由活动吧(ง •̀_•́)ง
  
  
≡≡≡≡≡≡≡≡≡≡
  
  
  「这不是般若的蛇吗?」食发鬼感知着窜上自己小腿的蓝色小蛇的气息,食指摩挲着牠的下巴。「怎么没和你的主人一起?偷溜出来玩啊。」

  吐着蛇信,蓝色小蛇发出嘶嘶的声音,攀在食发鬼身上的绿色小蛇从背部滑到左肩,头部靠近蓝色小蛇,看起来像是在对话,很是亲密。

  和自家蛇相处这么多年,不敢说全然知道牠的心思,但也能明白个七、八成,可是食发鬼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发展。

  「你居然背着我跟别人家的蛇搞在了一块。」侧着脸蹭了蹭绿色的蛇身,妖怪的举动把绿色小蛇的注意力转移回去,蛇信舔过食发鬼的嘴唇,乖巧地依在妖怪的肩头。
  
  
  「嘶嘶——」蓝色小蛇趁一妖一蛇交流感情的期间攀上妖怪执着烟斗的手臂,好奇地盯着从尾端冒出的烟雾,蛇信一吐一吐的,晃着细细的蛇身。

  「嗯?」察觉到手臂上的小家伙似乎想碰那虚无缥缈的迷烟,食发鬼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要不要试试看呀?」

  食发鬼正哄骗着无知小蛇尝尝会让万物陷入沉睡的迷烟,目标却咻地顺着烟斗攀往一旁的木头柱子,蜿蜒而下再绕到另一个蓝色身影上,最后停在一张精致脸蛋旁故作乖巧。
  
  
  「不用了。」般若手掌轻拍蓝色蛇身,拒绝食发鬼的邀请。「像这样虚幻不实际的东西最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死去呢。」说罢从对方身旁走过,束起的长发被风吹得扬起,轻轻擦过食发鬼的手臂。

  这话要是被姊姊听到可是会被捉弄的,细长的手指敲了敲烟斗,凑近嘴唇浅浅吸一口,烟雾在嘴里悠悠转了个圈,食发鬼侧头呼出,白色薄烟被赶了出去,先是急促逃窜,等离得稍远后才缓缓消散。

  「还看,已经走远了。」肩上的小蛇动来动去,食发鬼敲敲牠的头,让牠安分点。不过回想起被发丝碰触的感觉,食发鬼舔舔嘴唇,念念不忘的模样和绿色小蛇倒是如出一彻。
  
  
  
  
  食发鬼褪下蓝绿色华服,换回以前那套白色为底、缀有红纹的和服。他斜斜倚靠在廊柱边,手指头扯了扯快滑落的粉紫色披风,另一只手执着烟斗画个小圆,方才还在和另一条蛇玩耍的绿色小蛇便回到他的手臂上缠了三两圈。

  「今天是黑色的啊。」食发鬼看着另一条蛇也攀上自己的手臂,顿时觉得负担沈重。好在没多久般若的身影便出现在廊道尽头,脚步声渐趋靠近,身后没有背着巨大鬼面,看起来倒有些娇小。

  「果然在这里呀。」看见主人靠近,黑色小蛇咻地飞窜出去,般若捉住小蛇,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从两颗小眼睛里看出撒娇的神情,他伸出另只手,食指轻点牠的头部,都有那么多次的经验,自然是不与牠计较。

  午后的阳光落在般若的发上,食发鬼头一次觉得金黄色亮得让妖睁不开眼。他瞇起眼,想吸口烟,无奈手上那家伙卡在臂弯,头却一点一点探出去,他赶紧把蛇赶到肩头上。

  方才还在与蛇温馨对望的般若,察觉到一旁的骚动,向食发鬼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怎料正要与他擦肩离去时,脚却绊到了对方的披风,差点就整个趴到地上,幸好自己的腰被食发鬼友善伸出的手臂好好地揽着,挽救一桩惨剧发生。

  许是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吓到,两人一动也不动好一会。食发鬼的脸极为靠近般若的发旋,他想起那天被对方发丝拂过的感觉,心头微动,忍不住在眼前这金黄的发上落下一吻。

  头顶传来的感觉太过于温柔,惹得般若有些心慌,他拨开脚边绊着自己的布料,匆忙道声谢拔腿疾走,留下也为刚才举止有点不好意思的食发鬼。
  
  
  离得有段距离后,般若才缓下脚步、轻喘着气。手摸着头顶,对小蛇说:「他做什么呢?」想起刚才的感觉,脸上有些烧,可是脑子里却不停浮起一个煞风景的念头。

  「还好没秃。」他笑出声,又对小蛇道。
  
  
  
End

评论(7)
热度(20)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