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又一年》

#瓶邪#
#盗墓笔记#

BGM:荒山亮-就是我

第十二年,我在。
  

≡≡≡≡≡≡≡≡≡≡

  
《又一年》
  

  在那之后过了许久,久到吴邪父母已经不在,久到收到高中同学孩子的喜帖,久到头上的发渐渐花白,脸上不再透露着恣意的青春,眼睛也不好使了,看个报纸都要离得老远。
  

  这些年改变的事许多,父母走后吴邪和张起灵搬回他老家,周围的景致不是记忆的模样,很新颖、但不是吴邪喜欢的风格,他还是偏好那种旧式的建筑,温馨而亲切。庭院的树种似乎也换了,说是长得太阔有碍交通,吴邪用了几天观察外面那条路有多少车辆经过,不多不少,可他也记得那棵树长势良好、很是茂密,罩着整个院子,夏天时还挺凉爽的,确实会屏蔽到一些阳光。

 ...

黑花《情人节贺文》

#黑花##盗墓笔记#

情人节最后一发小甜(狗)饼(粮),还单着的各位吃完就可以解脱啦ε-(´∀`; )

≡≡≡≡≡≡≡≡≡≡≡≡≡≡≡≡≡≡≡≡

  穿着睡衣的解雨臣刷好牙,关上大灯、打开夜灯,棉被一卷阖眼准备入眠,一会儿过去,待他意识有些朦胧,桌上的手机却突然震天响,不甘愿地睁开眼睛,有些懊恼刚才偷懒不顺手开启静音模式。

  抱着棉被爬到床边,伸直了手臂总算搆到手机,看也不看联系人就直接接通,没好气地说:「喂!找谁!」

  电话另一头似乎被他气冲冲地口气吓了一跳,沉默许久都没有反应,解雨臣正打算挂断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对方终于给点回应,不过却是隔着窗听见烟火炸开的闷声。意识回笼的解雨臣总...

黑花《身体抱恙的齐先生》

#盗墓笔记##黑花#

猛然发现忘记更新这里了,前阵子写的瞎子生贺(明明是贺文却让寿星生病😂)

≡≡≡≡≡≡≡≡≡≡≡≡≡≡≡≡≡≡≡≡

  这一波感冒来得又急又猛,黑瞎子才刚感觉到喉咙不舒服,晚上就开始肌肉酸痛。原本想说睡一觉身体会好一些,然而他却高估了自己的自愈能力,大清早就咳得撕心裂肺,鼻水直流、喉咙肿胀,似乎有点发烧,还有点畏寒。

  想靠着自己坚强意志力抵挡病魔的齐先生,被电话另一头察觉异样的解当家架去看医生。没办法,这波病毒太残暴,肌肉酸痛就罢了,腿脚居然还有点使不上力,黑瞎子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黛玉妹妹一样柔弱不堪。

  被强制吊了个水,针头扎进手背,解雨臣原本叫人安排个病房给黑瞎子,不...

黑花《有些意外》

*有輛小破車*

  生活難免有些意外,愛情也是。

***

  「保重。」同事走過來拍了拍解雨臣的肩膀,對資料對到一半的青年頂了張茫然的表情,抬頭順著同事手指頭的方向望過去,人事部小姐正拿著磁鐵、把手裡剛打印出來的紙張吸在白板上。瞇起眼睛勉強看清楚上頭標題粗體字:臨時異動通知。面上保持鎮定,打開網頁查收信箱,班表上2016/12/31那格清清楚楚寫著「解雨臣」,全公司獨一無二、不可能存在同名的可能性。

  心裡蹦出一個字,13劃、四聲那個。

  原本預定要回老家陪父母過年,突如其來的變動打亂計畫,趁中午空檔撥了通電話,提醒家人注意保暖,一如往常地被回以更暖心的叮嚀。「喏,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好對象趕快出手啊...

黑花《耳畔私语》

bgm:There's a Kind of Hush


≡≡≡≡≡≡≡≡≡≡

  解雨臣看着手里这袋用盒子装起来的精致甜点,心想店家真不该做促销活动,让爱吃甜的霍秀秀展现当家的豪气买了一大堆,又为了要维持美好体态而转送给自己。虽然是个位数,但是要一个人吃完还是有点负担,解雨臣把几个另外装起来带去给黑瞎子。

  驱车来到黑瞎子的住处,手里提着甜点的解雨臣隐约听到吉他声,他伸手按了门铃,脚步声取代耳朵听见的和弦,穿着黑色T-shirt的黑瞎子取代眼前的门板。解释一下来龙去脉,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对方,解雨臣达到此行的目的后正要转身离开时,被黑瞎子拉住手腕。

  「进来坐坐吧。」

  于是解雨臣便在黑瞎子家里...

小邪花《怎么会是我》修正版全集

全文一万字左右∠( ᐛ 」∠)_


***


1.
两个人分坐沙发两侧。
右边的黑小花吃着手中的洋芋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魔性看着电视,左边的张小邪心想,刚才肯定是脑神经一抽才会把他放进来。

回想几分钟前的情况。

週六上午七点整,吱喳的麻雀披着金黄色阳光站在电线上,偶尔跳起来转身换个方向看风景。赖在床上的张小邪一点也不想起身。为了赶论文,他连续好几天都熬夜熬到两三点才睡,昨天终于把论文完成寄给教授,今天打算一鼓作气睡到下午三点再起来吃下午茶。

「叮咚——」
谁啊,大清早跑来按门铃。张小邪没有理会,棉被盖住耳朵选择做隻鸵鸟。
「叮咚——」
外头仍努力不懈地戳着门铃,一下一下还算规律,张小邪...

© 鸡汁土豆泥拌匀即可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