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竹辉《辉夜姬》

#竹辉# #阴阳师#

万年竹x辉夜姬(吧#

又是一篇还愿文,中级过后在加倍最后一天抽到辉夜姬真的太感动了呜呜呜,然而我到现在才填完⋯⋯私设欧欧希烂尾都有,吃我一记毒药攻击,复建真是艰辛啊_(:_」∠)_

≡≡≡≡≡≡≡≡≡≡≡≡≡≡≡≡≡≡≡≡

  直到被召唤之后,辉夜姬才得已再次听见记忆中的笛音。

  原来他叫做万年竹。辉夜姬躺在陪伴自己许久的竹子上,边哼着曲、边把玩着手里的枝叶。还是人类的时候,她听过许许多多乐曲,有高兴的、伤感的,用来祭祀的、嫁娶的,可是印象总是不深、转瞬即忘,顶多记得一小片段,却总是和其他曲子混淆。

  唯独这首不曾忘记,明明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听过。哼着哼着,想起了以前那片竹林,湿气和温度刚好,偶尔会有雀鸟飞过竹枝,羽翼震动的风拂动竹叶,沙沙的声音令她安心。

  幻境将周遭景色变成竹林,幽幽的月光透过枝叶缝隙落了满地。「好想回到那片竹林啊⋯⋯」难得露出苦恼的表情,辉夜姬侧身趴在竹子上,穿梭在竹林间。

  「沙沙——」

  微弱的摩擦声传进耳里,辉夜姬抬起头四处张望,却不见任何踪影。不过这里是阴阳师的结界,社会也不像以前那般危险,会出现在这的顶多是寮里的式神。她坐起身继续哼着曲子,不远处有笛音相和,万年竹的身影在竹林间渐渐清晰。

  他也很怀念那片静谧的竹林吧,毕竟在那里度过这么长的岁月。辉夜姬心里想着,到一个段落后不哼唱了,只听着万年竹继续吹奏。真好听,她闭上眼睛、双手交叠伏在竹子上,幻境能还原的效果有限,但辉夜姬还是闻到了竹子淡淡的香气,在熟悉的环境下她敌不住睡意,跌入梦乡前听见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还有越发明显的竹香。

  周围恢复往常的景色,万年竹收起竹笛,看了一眼睡熟的辉夜姬。「说过多少次,在别人演奏间开口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刚才刻意压低音量的感叹还是被听见了,万年竹走近辉夜姬身边,伸手捏捏她的脸颊,换得对方眉头微微一皱似要苏醒,他急忙收回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观察一会没有醒来的意思,他松了一口气,从袖子里拿出一串竹制的风铃,声音不像金属制的这般青翠,却有种踏实的感觉。动用妖力在辉夜姬的竹子缀上一个环、垂挂着竹风铃,有动静就能听到声响,只要她一来,自己便可知晓。

  虽然辉夜姬经过走廊摆放的竹子盆栽时,万年竹就会得知那个小姑娘又用最快的速度来他面前,告诉他今天出战时遇到的新鲜事。辉夜姬还只是个刚升四星的小式神,却成天要阴阳师带她出战,不久前打御魂时被大蛇攻击,手臂留下一道鲜红狰狞的伤,纵使有所成长,却也在樱与桃那里治疗许久。万年竹恼怒地拨乱辉夜姬的头发,原本整齐的发丝披散下来,遮掩了那张睡脸。他叹了口气,开始打理对方的头发,手指爬梳着,停顿一会又分成三股编起小辫子,再用红绳扎着发尾。

  真是让人不省心的丫头,午睡也不挑地方。打算进房替辉夜姬拿条薄被以防着凉,身后却传来拉力,对方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勾上自己的衣服,轻轻拉住似是挽留。要是她受了风寒,自己肯定会被姑获鸟逮着唠叨好一阵子吧。想用妖力驱使竹子往房间前进,想不到有灵性的它居然动也不动,无奈之下万年竹只能抱起辉夜姬,当她暂时的坐骑把人送回房间里。

  看对方睡得香甜,万年竹心底一暖,难得露出浅笑。只是目光瞥到方才扎好的辫子,心里又有些无奈,她睡觉不老实定会弄乱发型的。替辉夜姬盖好被子,他退出房间,轻声将门阖上。

  罢了,待她起床再扎一次吧。

  熟悉的笛声再次响起,仿佛回到那年竹林里的相遇。

End。

评论(3)
热度(45)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