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阎魔#
#黑白#
#阎判#
#阴阳师#

微黑白跟阎判吧,不过也没提到多少_(┐「ε:)_

庆祝2/14情人节阎魔大人来我寮,虽然迟了很久但还是要还个愿٩꒰⍢ ꒱۶⁼³₌₃

一样强行结尾+放弃换行_(:_」∠)_

1.
  「这回是个大人物呢。」惠比寿看着头顶下的星星雨,换上新装的小金鱼正数着有几颗坠落到眼前。

  爷爷的话给寮里投下一颗震撼弹,姑获鸟打完麒麟回来就看见满屋子式神议论纷纷。童女飞向姑获鸟、扑上她软软的羽翼,后头是振着翅膀紧跟妹妹的童男。
  「姑姑妳回来啦!」童女抬头绽开灿烂的笑颜,童男停在姑获鸟面前乖巧地站着道:「欢迎回来。」

  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姑获鸟走近房里围成的大圈圈。「在聊什么?外头都听见你们的声音了。」

  「爷爷观完星说,明早来的式神会是SSR呢!」青行灯手指卷着灯笼上的装饰,难得地没捧着现世的书籍翻阅。

  「鸡汁那个非酋,能抽到妳已经用尽毕生欧气了,哪能指望他抽到其他,再说惠比寿说的大人物,搞不好是四星河童啊。」鬼使黑摆摆手,一脸不以为意地说道。

  正和鲤鱼精谈情说爱的四星河童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抬头。这一分心,方才浮在空中的爱心水球就这么落了下来,砸得他满脸是水,闹了个大红脸,鲤鱼精笑了好一会才拿手帕替他擦拭。

  「啧,恋爱的酸臭味。」鬼使黑歪头倒向鬼使白的肩膀,不管对方突然僵硬一下,在对方颈窝蹭了又蹭。

  「还好意思说别人。」雪女右手撑住颊,左手变出一个小爱心冰块来回抛着,一旁的山兔看见觉得特别有趣,拿着套环让雪女投冰块。

  「不过,爷爷的观星术非常准确,比小纸人拿出来的签还准,搞不好真的让鸡汁脱离非酋呦。」座敷童子插着腰,身后背着的鲤鱼转着四个金色圈圈。

  「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啦。」萤草指了指比自己年幼许多的小萤草们。「我都满技了,SR图鉴都还没满。」

  众式神看着五个小萤草同时转头,盯着他们又眨了下眼睛。

  「⋯⋯无法反驳。」食发鬼郁闷地吐出一个烟圈,左拥一个小食发鬼右抱另一个小食发鬼,左右两只都凑过来吸了口烟,又异口同声地大叹出声。「唉——」

  「不过假如真的让非酋抽到SSR,你们说会是谁啊?我希望是茨木,早就想和他切磋切磋了。」萤草举高手里的蒲公英,在灯火照明下隐约散发着杀气。

  「放下妳手里的凶器。」青行灯偏头闪过猛然逼近的东西,差点儿摔下灯杖。「别被本草肛木骗了,茨木手一握,想奶自己一口都来不及,妳又不是没遇过⋯⋯」想起上回败战归来的萤草一脸懵逼,青行灯给她泼了桶冷水。

  「那大天狗如何?」姑获鸟握着伞柄,思索方才组野团的经历。「看他那个自带音乐的滚筒洗衣机还蛮给力的。」

  座敷童子连忙附和:「没错没错,开局火灵给的火原本要让姑姑大杀四方,想不到他居然比姑姑快,咻咻咻地把麒麟卷去半条血。」

  众式神你一言我一句,把所有SSR都分析了一次,浮在外头一整排的灯笼鬼大着舌头,高喊出声:「灰糗进去凑卡啦!」

  然后被式神奔走时带起的风吹熄烛火,一片静寂。


2.
  「大人洗过手了吗?」椒图晃着尾巴,抬手抚着贝壳。
  「有没有洗脸啊?」雨女摸着脸颊,皱眉问道。
  「有吃饱再来抽吗?吃饱比较有力气喔⋯⋯」饿鬼捧着肚子,虚弱的声音传进阴阳师耳里。

  阴阳师一脸睡眼惺忪,刚才抽到末吉,想必今天又是R到脱发的一天,迷迷糊糊地走进召唤房,抽出第一张符纸,认真地画着加圈五芒星,不出意料来了只管狐。叹了一口气他又拿起符纸,这回仅是随意撇了个星,不大对称,圈也歪得像颗鸡蛋,结果出来前打了个大哈欠,余光撇到白色的一坨从召唤阵中窜出来,心里想着哇又是三尾狐呢,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房休息时,阴阳师动作一顿,突然愣在原地。

  呃,三尾狐是白色的吗?怎么今天的边这么金贵⋯⋯

  「和妾身一同到地府游玩吧。」

  地府⋯⋯阴阳师定睛一看,阎魔正坐在云朵上,飘啊飘地感觉特别不真实,可是对方伸出来的手着着实实地碰在她的脸颊上。原来是阎魔大人,鸡·刚领完初级非酋一千勾·汁,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

  守在门外的式神们引颈期盼着新伙伴的到来,原先坐得端正的判官猛地抬头,站起身冲到最前排,被挤开的小式神们东倒西歪,正当山兔要把判官套成小纸人时,门开了,紧接着是欧洲的芬芳。

  「恭迎阎魔大人!」判官声音微微颤抖,心里的喜悦之情表露无疑。阴影师把年幼的新式神带出来,将她托付给面前的少年,让他好好照看着。

  看清是谁走了出来,鬼使黑手拍上额头。「啧,居然是那个老太婆⋯⋯回去了、回去了。」说罢扛着镰刀、推着还想和上司问候的鬼使白,一脸烦闷地回房。也幸好判官沈浸在喜悦中没有听见,不然护主狂魔又要越级打架,输了以后对手还得背负欺负菜鸟的骂名。

  带着上司到预备的空房,判官停在门口,跟在他身后的阎魔脚踏上地面,原先乘坐的云朵化作烟雾消失无踪,走进房里时回头看着下属。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感觉到阎魔停下脚步,判官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和汝说声晚安。」说罢不等判官回应就关上门。

  ⋯⋯鹦鹉问号。判官突然想起,阴阳师常用的那个表情。不过,阎魔大人能来寮里真的太好了。判官小小地勾起嘴角,在门外傻笑一会儿才自觉这样的行为有些不妥,有意收敛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内心的欣喜。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房内已经就寝的阎魔把棉被拉高到自己鼻间,将那点笑意藏在温暖的被窝里。

  晚安。

End

评论
热度(32)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