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二丫《一方死亡》

#二丫##盗墓笔记同人##老九门#


古色古香的用语真的愁煞人orz
对老九门有很多疑问的地方,写起来也是一个大写的茫然,脑补了很多原着里没印象有看过的东西,这粮大家就将就点吃吧,然后因为懒癌所以不打题数了,还有我大概离题了嘤qq

放个痞客邦链接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post/219549361

≡≡≡≡≡≡≡≡≡≡

*渐渐冰冷的温度*

  天空乌云满布,沈甸甸地压往地面,空气滞闷,迟迟等不到想像里那场滂沱大雨。

  「班主,看这天是要下雨了,这伞您带着吧。」戏班里一个七岁大的小丫头抱着伞,甩着两根扎着红缎带的麻花辫跑了出来。
  二月红弯下腰摸了摸她的头,脸上带着轻浅的笑容,接过伞后叮嘱她赶紧进去屋内,向小丫头挥挥手,二月红出了大门。

  人烟稀少的街上只剩几个摊贩急忙收拾东西,路过一家还未关门的酒肆,二月红掏钱买了一壶酒,出来时已经下起淅淋淋的细雨。
  他张开伞,走进一条青石小路,蜿蜿蜒蜒像是思念,一座墓碑静静伫立在尽头一棵大树下,长年受风雨侵蚀,上头刻字的红漆已经褪去,只剩石头本身的颜色。二月红把伞撑在墓碑上方,大半个身子都淋了雨,他不以为意地拿出布巾,擦去尘土和青苔,斑驳的纹路陈年盘踞,不动于衷。

  老爷,您这样可是会着凉的。

  耳边隐约听见熟识的念叨,那人却已长眠在眼前这抔黄土里的青棺。静如止水的心境,被雨滴打出圈圈涟漪,二月红举起酒瓶,仰头喝了一口,流淌过心头那点酸楚。

  「中元那天,再来见夫人罢。」

  雨水浸湿衣襟,二月红把伞靠在墓碑上,一点一点喝着壶里的酒,沿着来时的青石小路回去,手指染上瓶上凉冷的温度。

  再没有人为他煮上一碗驱寒的暖食。

  二月红推开自家大门,就见几个学徒蹲坐在屋簷下,见他全身湿透赶紧撑着伞跑了出来,竭尽全力用小小的手臂高举伞,拉着他走进屋内。一碗热腾腾的姜汤缭绕著白色雾气,学徒们一人拿着毛巾、一人拿着干衣服,再一人把湿衣服拿去洗衣房。
  「师父,您快喝了这碗姜汤驱驱寒,我们去准备热水,泡一泡身子会舒服些!」十五六岁左右的男孩对他说罢,领着另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出去。

  二月红啜饮这碗刚盛的姜汤,心里那些伤感被熨烫得平复。门外雨声稍歇,一抹阳光透出云缝间,叶上雨珠滑落,乱了树下一滩静水。

评论
热度(4)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