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小邪花《在这之前》2

#小邪花##盗墓笔记同人#

失去文艺感,觉得哀桑,修改过才po在这里……
一样放上痞客邦链接_(:3」∠)_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post/219486259

≡≡≡≡≡≡≡≡≡≡

2.
  在这炎热的夏天,他们总是要买一整包冰棒回家冻在冷冻库裡,吃饱饭便拿一支出来啃。男人缩起脚窝在沙发上,手裡拿着手机,嘴裡叼着冰棒,玩游戏玩到融化了滴到衣服上还不自知,等到发现时胸前已经一滩糖水,着急地用舌尖舔去冰棒上快抵挡不住地心引力的糖水。刚洗好碗的他走到男人面前,握住对方的手臂,弯下腰脸靠近,嘴巴咬住冰棒另一边,伸出舌头勾走脱离的一小块。


  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张小邪睁开眼睛,整个人弹坐在床上。他抓过手机接通,简单来说,负责今天婚礼纪录的同事临时有事,恰好他有空档可以去支援,拿笔抄下地址、时间,再三确认后结束通话。正要下床到厕所洗漱时,发现裤裆某处的不对劲,脚比平常走路还要开,进到厕所关门上锁。

  洗漱完毕,张小邪从衣柜拿出白色衬衫和黑色九分裤,熨烫整平后套上身,脚踩一双褐色牛津鞋,背上装着摄影器材的侧背包,手指勾起鞋柜上的车钥匙,前往新人家,顺道载公司的新娘秘书一程。


  迎娶前那越发新奇的闯关游戏看得张小邪啧啧称奇,快门按个不停。那人也喜欢跟着伴娘们闹新郎,笑得像个恶作剧的孩子,还说自己只是协助,以为真没人知道这些点子是他提供的?每次要揭穿,就被狠狠从背后掐一把,真是有苦也难言。现在的他还乐衷于想这些玩意吗?张小邪轻笑出声,淹没在周围人们带着鼻音哽咽的嘻笑间。

  走完流程来到婚宴会场,张小邪站在门口的礼金桌旁调整相机,趁着开场前稍微浏览刚才的照片。眼前闪过似曾相识的身影,他猛地抬头,一个穿白色蕾丝蓬蓬裙的小妹妹伸出拿着棒棒糖的手,对他笑得无比灿烂。

  「哥哥,给你!」

  张小邪接过道声谢,暗笑自己都老到眼睛昏花还被叫哥哥真是不好意思。作为回礼,他帮很有镜头感的妹妹拍了几张照片,不过妹妹显然是意犹未尽,踩着高跟鞋、提着裙襬,脸部表情有点尴尬的妈妈赶紧把她抱走。

  台上主持人滔滔不绝说着吉祥话,底下宾客笑得欢喜,介绍新人出场时,又是一阵欢呼,拉炮声、尖叫声、音乐声几乎要把天花板顶破。张小邪在人群之中找寻最佳拍摄位置,抓紧时间视线死死框在观景窗裡,同时要避免冲撞到旁边的亲友,还要小心不跌倒,把一心多用发挥到极致,自然是没閒注意人群裡靠牆座位,有个男子将视线放在他身上。

  这间餐厅在准备游戏环节上十足用心,内容新颖、时间安排妥当,再加上年轻人乐于在婚礼上製造难忘的回忆,一群人玩得非常尽兴。随着越来越岌岌可危的记忆卡容量,婚宴来到尾声,男女各六位亲朋好友到台前摩拳擦掌准备接捧花,只见那束白色玫瑰被新人高高抛起,划出一条长长的抛物线,在张小邪的画面裡定格成一个个残影,直到抛物线终点那张熟悉的精緻侧脸出现在画面上,直到那人偏头看向自己如六年前般略带茫然,直到自己无意识常按快门,隔断两人的目光相交,留下一张只有严重晃动残影的照片。

  他回来了,张小邪满脑子只有这个想法,任何声音无法被记录进记忆卡,任何影像无法被镜头捕捉,任何骚动刹那归于沉静。时间宛如静止,停留在方才那一瞬间的对视。

  结束了,两年四个月的无消无息。

tbc

评论
热度(3)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