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瓶邪黑花【台语歌曲系列】《缓缓爱》#1

食用bgm:江惠仪-缓缓爱

1.
搬家公司的货车缓缓转进社区外头的路口。穿着格子衬衫的青年拿着手机,站在红漆栏杆的社区大门前,对驾驶挥挥手。停妥车辆后,两名员工下车卸下青年的家当,一个个搬到他所住的楼层,清点完确认所有物品都有送达,向赶着去下一个地点的员工道声谢。送走他们后,青年割开封箱的胶带,把书籍、衣物、日用品摆进柜子,一盆多肉植物被放在日照充足的窗台边。

吴邪,A大建筑系大二生。幸运值不够,没有抽到宿舍,在学校附近跟同校学生合租宿舍。原先要找死党胖子一起,没想到对方最后丢下他,跑去跟女朋友云彩姑娘同居,教科书上典型的见色忘友。幸好儿时玩伴兼富n代兼男神——解雨臣,有情有义地捨弃豪宅陪君子,并且在两个礼拜内凑齐分摊房租的另外两名室友,还大有来头,一个古物修復教授的得意门生,另一个修解剖跟音乐双学位,人生胜利组光辉闪到让人不禁倒退三步、找刀切膝盖。作为一个偶尔才被女孩儿瞧上几眼、智商还算过得去的平凡男子,这样华丽的室友阵容吴邪感到压力甚大,解雨臣善解人意地打电话化身知心哥哥给他开导。那段有关回头率与结婚对象的奇怪理论,吴邪直接省略不听,不过通电话后他已经能够以平常心看待。

整理完毕,吴邪把纸箱拆开收到角落,时钟挂到牆上的钉子,12点23分,带着钱包手机跟机车钥匙的吴邪搭电梯下楼,到附近的小餐馆吃午饭。云层有些厚,连绵了一大片飘在空中压往地面,抱着侥倖心态没有在机车置物箱放雨衣的吴邪,此刻被困在小骑楼,看着周围来往的人们把伞撑开或收起,脸上神色慌张或从容。旁边一个中年大叔嘴裡咬着香菸,因为潮湿而点不太着,试了好几次总算成功,烟雾袅袅上升飘向骑楼之外,被雨水打散,消失在空中,吴邪忍不住也想来一根,但家裡的老人家拿命要挟他戒菸,只得强忍菸瘾,边想着这雨到底什麽时候才会停。

老天爷似乎听见他的心愿,一会儿雨势稍歇,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吴邪拨散坐垫上的水滴,戴上安全帽冒雨骑车回家,途中还经过暴雨区,全身淋成落汤鸡,赶回家换下湿掉的衣物,吴邪搓着手臂打着喷嚏进到浴室,被热水包围的瞬间舒服地像到达天堂。太过沉浸在爽快的氛围,加上水声潺潺,吴邪没有听见外头门锁转动的声音,洗完发现没拿衣服进来,想着没有其他人,便擦乾身体全裸走出浴室回到房间,坦荡荡地光着屁股在衣柜前东翻西找,馀光一瞥看到门外突然站着一个穿着连帽衫的男子,对方被眼前的光景刺激,转身背对着吴邪,吓得他也赶紧套上睡衣,还是整个都是小鸡图桉的那种。现在不是尴尬的时候了,为什麽这个偷窥犯会在我宿舍!吴邪心想,拿着拖鞋准备备给对方从后头来个狠击,偷窥犯突然回头,手一抖吴邪把拖鞋砸到他脸上。

定睛一看对方的正脸,眼前这人不就是他未来的室友,读古蹟修復的张起灵吗?吴邪脑中跳出一个个资讯,最后一条停留在方才他对室友砸了一脸拖鞋。

要命。

「对不起我以为是变态进来我不是要故意的!」吴邪以最快速度辩解,连断句都没有,深怕新室友一言不合就开打。
「⋯⋯不是你的错。」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尴尬,新室友张起灵没有直视吴邪的眼镜。「小鸡很可爱。」握草新室友一言不合不是开打,而是嘲讽别人!吴邪正想反驳自己是高于平均尺寸时,对方又补充:「衣服很适合你。」
「这商场买的,你也可以去买一套哈哈哈哈哈哈哈⋯⋯」吴邪用笑声化解尴尬,幸好没有脱口而出,不然糗事又要再添一桩。

tbc

评论
热度(9)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