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五月小邪花】《怎麼會是我》

7.
黑小花這邊風平浪靜,張小邪那裡卻掀起滔天巨浪。事情發生在連假前,地點位在人來人往的教學樓中廊,撥髮學姊丟了一顆大直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帶任何猶豫地在眾人的見證下告訴張小邪,她喜歡他,甚至很善解人意地給他考慮時間,連假完再回覆,笑著對他揮手後,轉身和朋友邊走邊討論接下來要去吃什麼甜食。
張小邪的朋友臉上掛著壞笑,用手肘撞他的肚子。「哎,被外文系系花告白可爽了呦。」

這麼轟轟烈烈的事怎麼可能不被公開在社群分享?黑小花看著同學拍的告白場景,心情複雜,要吃醋又沒這個資格,要祝福兩人也沒那個肚量,只好默默自己坐火車回家,第一次沒和張小邪一起返鄉。被丟下的張小邪直到吳邪打電話給他,才知道黑小花先一步到家,可是也不能再更改時間了,只好照原訂時間,隔天再回去。
偷跑回家,訊息不回,電話不接,人也不見,黑小花用盡一切心力避開張小邪,連假第一天吃完中飯馬上又坐車到學校,找了一個要忙活動的藉口,匆忙趕去火車站,這時張小邪才剛出站坐上公車,兩人就這麼硬生生錯過。等到張小邪到家,才又發現自己被放生了,費盡一切心力才忍住不把心裡罵的髒話付諸行動。吃完晚飯,張小邪試圖聯繫黑小花,可想而知以失敗收尾。

手機傳來震動,張小邪拿出一看有些失望不是黑小花,是撥髮學姐的訊息:「我到家囉~你到家了嗎(❁´ω`❁)?」
吳邪從後面經過不小心偷看到訊息內容,大吃一驚。「兒子你⋯⋯交女朋友了?!」
張小邪給對方回覆單字「嗯」後立刻刪除訊息,他搖搖頭說:「只是講過幾句話。」返回主畫面,桌布是黑小花笑得燦爛的照片。
「又是偷拍?」吳邪弄亂張小邪的頭髮。「盡做這些偷偷摸摸的事,喜歡就坦蕩蕩地說嘛,簡直比你爸還要悶騷。」
沙發上盯著電視機的張起靈轉頭看向吳邪,眼神傳遞夫夫間的特殊暗號,吳邪尷尬笑了笑,拍拍兒子的頭。

是啊,沒什麼好隱瞞的。當初是為了讓黑小花能夠多接觸不同人群,才刻意表現得不在乎,但黑小花就算認識了其他人,還一直都追著他跑,總是黏著他。

夜裡,張小邪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黑小花。

是時候了。


≡≡≡≡≡≡≡≡≡≡≡≡≡≡≡≡≡≡≡≡


一個人在宿舍無聊,無聊就會胡思亂想,胡思亂想就會難過。黑小花到學校健身房,熱完身帶著耳機站上跑步機,用運動讓自己腦袋放空。放假期間沒幾個人留在學校,人煙稀少,耳裡的音樂漸漸蓋不過越發粗重的喘息。腦海畫面不停回放,明明不在現場卻宛若親身經歷,黑小花調快速度,外人眼中看來像在挑戰身體的極限,旁邊也在跑步的男女露出佩服的神情。

別想了。她開口自信地說出喜歡。別想了。他盯著對方,一字一句的聽著。別想了。他們站在一起,真的很登對。

喘息聲嘎然而止,喉嚨被哽住般難受。

他或許會同意和她交往。他或許會幫她買早餐。他或許會和她到處旅遊。他或許會和她發生爭吵但很快就會和好,畢竟他是個溫柔的人。他會對她傾注所有溫柔。

按下減速鈕,調整成慢走的節奏,黑小花輕輕呼著氣。

連假怎麼這麼長。他心想。

tbc




五月前一定會完結的( ;∀;)

评论
热度(4)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