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五月小邪花之四號】《怎麼會是我》

4.
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小時,張小邪進房換衣服,關門前黑小花擠了進去,衝到衣櫥抓出黑色T恤塞給張小邪,趁對方把他丟出去前趕緊逃跑,不料屁股還是被偷襲,轉身對張小邪扮鬼臉吐舌頭。

兩人到達時大夥已經開吃,昨天那個明顯對張小邪有好感的撥頭髮學姐揮揮手讓他們過去。坐定之後對面的學姐突然說:「阿邪,你們兩個穿同款的衣服啊?」
黑小花腦子裡刷著彈幕「計劃通——」、「我是故意的——」、「看到了就不要和我搶男人——」,嘴上卻說「試穿的時候覺得版型挺好看的,順便買了一件給哥。」
撥髮學姐笑笑說:「很適合阿邪呢,質感看起來也不錯,我可以摸摸看嗎?」得到張小邪的同意後,伸手用手指搓搓張小邪的衣袖。「很舒服呢,在哪間買的啊?」
黑小花傾身對學姐說:「我忘記了耶,不過印象中它們只有男生的衣服,版型不適合女生。」
「哦!光顧著聊天都被她們吃光了,」撥髮學姐對她幾個姐妹皺皺鼻子,夾了幾塊肉給張小邪。「這是我烤的,吃吃看吧。」
六個人一個爐子,黑小花的位置分到另一個,全程看張小邪烤肉學姐夾肉,聽女生問問題問得頗為起勁。這邊都是自個兒來、沒人服務,只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黑小花默默烤肉吃肉,其他幾人他不熟,熟人都忙著和異性打交道,他旁邊的學姐雖有意聊天,可沒說幾句又接不下話結束話題,不久就放棄交談,轉為和對面學長搶肉吃。
黑小花心不在焉,導致張小邪把裝著冷飲的杯子貼在他臉頰時,被著實嚇了一大跳,還嗆到口水。「咳咳……咳!幹嘛啊你!」
「烤成這樣,也不怕中毒。」張小邪跟剛剛和黑小花聊天的學姐互換位置,夾幾片肉放在爐子上烤。撥髮學姐看起來有些尷尬,不過很快恢復心情,繼續微笑聊天吃東西。
張小邪烤肉技術明顯比黑小花好上千萬倍,張小邪這種簡直可以直接開店做生意,黑小花的有熟卻熟過頭,根本不確定能不能入口。不用自己動手,黑小花也樂得讓張小邪忙碌,不過還是很有良心,經常貼心餵食對方,確保他有吃飽。旁若無人的動作無意間閃瞎多雙鈦合金眼。

吃飽喝足,大夥轉戰到自行車步道騎雙人協力車,還規定要一男一女,撥髮學姐自然是找她一直想拿下的張小邪。另一個學姐過來邀請黑小花,卻被一通電話打斷。
黑小花笑著道聲歉,走到旁邊接起,臉色卻越發凝重,還驚呼一聲。掛斷電話跟負責人打個招呼便快步離去。剛才拒絕撥髮學姐的張小邪牽著單人腳踏車,看著再度倉促離去的背影,猶豫著要不要傳封訊息關心。

還是別打擾他吧,張小邪打消念頭。

***

黑小花來到醫院,病房外站了幾個戲研的社員。剛才接到社長的電話,說主演的學姐出車禍傷到腿,休養幾個月跑不掉,更別說要上台演出了。偏偏適合的人選不是退社就是去實習,其餘大多都是新手。但這個節骨眼不能過於要求。
「更動一下,A演原本花花那個淘氣小丫鬟,哀怨小姐花花你頂上,今天大家都留下來排練,務必在演出前熟練,辛苦了。」社長做出最終決定,叮囑受傷學姐一定要好好休養,大夥風風火火趕到會場,把握所剩不多的時間排練。

tbc

≡≡≡≡≡≡≡≡≡≡≡≡≡≡≡≡≡≡≡≡

啊啊啊煩躁,劇情越來越鄉土劇了,想寫的一直寫不到,全劇圍繞廢話與過渡情節⋯⋯
禮拜五再來修改,先保持天天有文的紀錄ˊ_>ˋ

评论
热度(12)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