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五月小邪花之三號】《怎麼會是我》

3.
幾個同學抱著裝有要貼在公佈欄的宣傳單的袋子,手上拿著膠帶剪刀。遠遠看到黑小花走了過來,大聲說:「花花來幫忙一下!」自從加入戲曲研究社後,就被安上這個詭異的綽號,他快步跑過去,接過同學懷裡的袋子,抽幾張起來遞給他們,分工合作把傳單貼好。

「六號戲研成發,歡迎參加。」幾個人沿路給經過的同學發小傳單,黑小花笑著把手裡的傳單遞給紅著臉跑過來的女同學。
「以前從來沒有人主動來拿,花花你出來大家都搶著要。」一男同學做西施捧心貌,惹來眾人拍打。
「好了好了繼續發傳單,其他的先把東西搬過去。」幾個女同學站在中廊,包括黑小花的幾個人上樓進到社團教室,把紙箱一個個搬到會場,途中黑小花的手機響了幾次,可是手裡都是東西不方便接,只得先擱著不理會。

搬完後黑小花被分配到清點的工作。檢查到一半拿著扇子擺起姿勢,用氣音唸了幾句戲詞,輕嘆一聲,手無力垂在身側,把扇子又放了回去。小時候,張小邪會陪著黑小花練習,在旁邊靜靜地看、靜靜地聽,每次黑小花在台上表演,都能看見張小邪坐在最前排。上高中之後,黑小花對張小邪的感情開始變質,兩人相差兩歲,等黑小花發現時,張小邪已經面臨大考壓力,他只能盡力克制自己,不去打擾對方,並且立志考上和對方同所學校。之後或許是他表現得太過明顯,又或許是對方擴大了交友圈,黑小花察覺張小邪逐漸疏遠自己。想這些煩心事心情越發低落,黑小花打起精神繼續檢查道具與裝備,突然想起剛才有人打電話過來,他掏出手機,正好傳來一條訊息。

是張小邪。黑小花點開一看:什麼時候過來?

帶點小激動地劈哩啪啦打著字,按傳送鍵前,停頓一會兒又全部刪除。「明天有聯誼記得別睡過頭,早點睡……天知道我根本不想讓你去聯誼。」最後傳出去的訊息,讓他更加鬱悶。該拿這個傢伙怎麼辦呢?黑小花想破腦袋也得不到結論。
晚上黑小花回到宿舍,洗完澡躺在床上盯著戲研社的訊息不斷跳動。張小邪的頭像灰暗著,顯然不在線上。

「晚安。」黑小花有些失落地把手機放到桌上,翻身面對牆壁。

***

週日上午七點,黑小花再度站在張小邪宿舍門口,手指抵在門鈴上卻遲遲沒有按下去,喀噠一聲,剛洗好臉的張小邪突然從裡面打開門。黑小花有些錯愕,隨即反應過來,提起手裡的早餐遞給他,揮揮手轉身離開,腳下卻一個踉蹌,被張小邪一把抓住,造成臉與胸膛的親密接觸。鼻尖好聞的氣味讓黑小花微微恍神,不敢多加留戀的快速站直身體,抱歉一笑說:「不好意思,剛才突然卡了一下。你不是要去聯誼,怎麼還沒出門?」背著良心說完,簡直想摑自己一個巴掌。
張小邪抓著黑小花的手還沒鬆開,眼睛直盯著他看,看得黑小花越發侷促,忍不住想開口時,張小邪說:「燒肉。」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黑小花滿臉疑惑。「我是為了要吃新開幕那間燒肉。」
「……所以才去參加聯誼?」黑小花補完後續,見到對方點頭,忍不住吐槽說:「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吃貨?」雖然理由令人無語,卻也不得不承認黑小花的心情瞬間開心地回到雲端,他撲上前,把張小邪撲進門裡。

艱難地維持平衡,張小邪彈了下黑小花的腦門,對方吃痛地哀怨抬眼看著他。
「你要不要一起去吃?」揉揉剛才被他彈紅的地方,張小邪問。
「好……不對,我昨天拒絕學姐,今天再去會不會不太禮貌?」
「不會,她們叫我說服你一起來,有幾個學妹等著和你共譜浪漫戀曲。」
「哇,你這話說得我都起雞皮疙瘩了。」黑小花搓搓手臂,從張小邪口中說出這麼噁心的詞句真讓人不太習慣,再說他也只想和眼前這人發展而已。「好吧,既然我們阿邪哥哥這麼想要吃燒肉,也誠心誠意地邀請了我,我就捨命陪君子,和你一起去囉。」

關上門,兩個人坐到沙發,張小邪吃著黑小花買的早餐,黑小花吃著張小邪遞給他的昨天那包洋芋片,魔性的笑聲充斥早晨,一如既往。

tbc

≡≡≡≡≡≡≡≡≡≡≡≡≡≡≡≡≡≡≡≡

哇,我從沒想過這篇會來到3,以為上下兩篇就完結了#
5.6要考試,4.5的文可能會難產啊⋯⋯

评论
热度(7)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