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黑花短篇(1)

后妈向
我就知道我会忍不住染指这个纯洁的lofter(抹脸
第二次写黑花,如有ooc请来和我聊聊盗墓四人谢谢TT

***

“瞎子,你说我这字写得怎麽样?”
挺好的,不过比起我的差了些……我就开个玩笑。
解雨臣提笔写下一句古词,随后起身将砚台拿到水龙头底下冲洗。
“瞎子,你说我这麵煮得如何?”
虽然稍咸了点但很好吃啊,真不愧是解当家,下厨没几次就做出这样高的水准。
吃了几口的解雨臣放下筷子,把碗端到饮水机下加了开水。
“瞎子,你说我穿这条裤子会不会太轻浮?”
看起来很有朝气,给人的感觉挺好的。不过低腰了点,穿这条吧。
解雨臣蹲下身看到内裤露了出来,换成另一条高腰的牛仔裤。
“瞎子,你说我做这个决定妥不妥当?”
我相信你。
“还是再推算一下比较好……可不能出差错啊。”解雨臣给自己倒了杯茶。
花儿爷,别喝隔夜……
一口饮下,满嘴苦涩。从卧房拿了套衣服,解雨臣走到浴室,一手解着衬衫扣子,一手打开莲蓬头调整水温,袖子都弄湿了,黏在手臂上。
脱光衣服的解雨臣站在莲蓬头下,让温度适中的水流洗涤自己。
啧啧,花儿爷真是好身材啊。
解雨臣转个身,狰狞的疤痕爬在他的背上。
怎麽回事?是谁弄的……
解雨臣洗好澡,连头髮都没有擦乾就扑在床上。
都说几次了,要把头髮擦乾。平常事情那麽多,觉没睡好几回,身体本来就不大好,要是感冒了岂不是更严重吗?
黑瞎子伸手要拿毛巾替解雨臣擦拭头髮,对方却比他早一步。
很好很好,没忘记我说的话,虽然没了替你服务的乐趣。
解雨臣熄了灯,都市明亮的灯照入窗帘半拉的空缝。身旁的人搂着他的腰,在他耳边低语着情话。
花儿爷,今天气氛这麽好,我们……
“瞎子,你说我是不是该去找你?”
花儿爷说这什麽傻话,我不就在你身旁吗?还是要做点事让你确定我的存在?
“黑瞎子。”
今天是怎麽了,一直叫我的名字的。
解雨臣躺平看着天花板,伸出右手看着腕上的黑曜石手鍊。
黑瞎子撑起身子,墨镜后的眼睛紧紧盯着解语臣,他缓缓低下头,吻上解雨臣的嘴唇。
解雨臣则抬起左手,收拢,形成拥抱的姿势。
他放鬆手,让右手臂跌回床,一大半悬在床边,左手臂则遮住自己的眼睛。
黑瞎子替他抹去脸上的水泽,浅浅一笑。
解雨臣,这样可不像你。
“你够了黑瞎子……”解雨臣的声音裡透出脆弱。
脸颊上那隻手渐渐转为透明,伸出食指点在嘴唇。
有些事,不用说出来。

“都死这麽久就滚出我的世界。“
手微微颤了一下,黑瞎子收回手,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镜。
这不是担心你嘛。
黑瞎子下床,走到落地窗边,明灭灯火穿过他,照在解语臣脸上。
晚风轻拂,没有惊醒床上入睡的人。

晚安,解雨臣。

晚安。

fin。

评论(3)
热度(9)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