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了个汁

从佛系生存者进化成镇魂女鬼(´-ω-`)


≡≡≡≡≡≡≡≡≡≡

痞客邦:
http://sylvia199785.pixnet.net/blog
微博:
http://weibo.com/u/3208412911
半次元:
http://bcy.net/u/1550083
Facebook:
Xiao Xie Zhang
噗浪:
sylvia199785

鬼使黑白《拥抱》三十题之一

#鬼使黑白#
#黑白骨科#
#阴阳师#
  
  
祝所有应届毕业生毕业快乐\\\٩('ω')و////
  
  
≡≡≡≡≡≡≡≡≡=
  
  
  「请导师带毕业生至礼堂集合,再报告一次,请以班级为单位整队后带到礼堂集合⋯⋯」学务主任的声音在椅子靠拢声和学生走动的脚步声下渐趋模糊,走廊上充斥着班长喊了三年的四列排好及学生们总是不听从指挥的嬉闹打骂。
  
  校园老旧的广播放着今年毕业生自己做的毕业歌,旋律悠扬,歌词写着校园生活的点滴回忆,写早上赶的那班校车,写彼此在懵懵懂懂的高中生涯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毕联会的工作人员引导毕业生依序进场,不少家长也已经到学校来,站在外头跟经过的孩子打招呼。坐定后还要一段时间典礼才要开始,高三手机解禁,不少学生拿出手机肝游戏、聊天、刷网页,还有人拿自拍棒出来,大家挤成一团,就为了把自己塞进小方格里头。各种奇怪的表情都拍完一轮,学生们才听从老师的指示回到座位上。
  
  
  礼堂空间有限,椅子排得满满当当,手臂磕着手臂、腿挨着腿,挤在其中一个位置的少年拿出手机滑开消息。
  
黑羽:
  月白,我那天有考试⋯⋯
  时间冲到了,可能不会到场😟
  
  不要紧,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前排女同学们突然喊了声他的名字,抬头就是一声快门,随后笑成一团。

  「欸,怎么没看到你哥?」身旁的朋友转头看了看问道。
  「要期末考,没差啦他来也没干嘛。」不以为意地摇摇头,月白还是接受身旁朋友的拍肩安慰。
  
  父母离异后约定好哥哥和父亲生活,弟弟则和母亲。然而各自有了新的家庭,对前任所生的孩子却没那么关心,黑羽考上和弟弟所在同一区的大学,搬离开那个「家」,找了工作租了房,问月白要不要一起过来住。在新家庭总是觉得尴尬无法融入的月白,问过母亲的意见后便和黑羽同住。
  
  这三年来,不管有什么活动都是由黑羽代替父母出席,月白自是希望他能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不过时间不允许就算了,朋友帮忙拍照留作纪念也可以。
  
  
  典礼开始后,一连串精彩的表演及冗长的颁奖仪式交错着进行。越接近尾声,气氛越发感伤,已经有不少感性的学生默默擦眼泪,被发现还嘴硬说那是眼药水,说着说着却抱成一团又笑又哭,月白从包里抽卫生纸给几个已经哭成狗的同学,台上主持人也有些哽咽,但还是努力用幽默风趣的方式介绍接下来的演出,台下掌声不断、欢呼连连。
  
  毕业了。握着手里的证书,跟着大家合唱最后一次毕业歌,月白才真正感受到今天是高中生涯的终点。在校长的祝福下,典礼正式结束,家长纷纷走过来感谢老师,有的拉着孩子找地方合照。月白将方才帮忙拍照的手机还给朋友,忍不住四处张望,原本不怎么期望黑羽能来,却看见他走进门口,找了一会儿就发现他,朝月白的方向快步走过来。

  「啊,还是没赶上。」有些懊恼的抓抓头,黑羽一脸抱歉地看着月白。

  「没关系。」月白拿出手机,点开图库。「我有请朋友帮我拍照,我们班位置刚好靠近前面,角度还算不错。」
  
  
  看着相片里向长官敬礼的月白,黑羽笑了笑,不顾正主害不害羞将他紧紧抱住。「月白,毕业快乐。」

  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月白,听见哥哥的笑声,抬手回抱着他。
  
  「嗯,毕业快乐。」
  
  
  
  
  「欸,你毕业典礼什么时候?」回去的路上,坐在机车后座的月白大声问着黑羽。

  「喔,还早啦。」趁着停红绿灯的空档,黑羽看着后照镜里的月白。「总之不会冲到你的期末考,学弟。」

  隔着灰色透光挡风板还是能看懂对方眼里的调侃,月白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已经绿灯,在起步引擎声中夹了句话。
  
  
  「搞不好你会变成我同届。」

  「喂!不要以为我没听到啊!」

  
  风拂过少年笑得开怀的眼角。
  
  
End

评论
热度(29)

© 鸡了个汁 | Powered by LOFTER